池鱼思故渊—

🌙祝愿你会开心,会如愿以偿的实现所有期盼。・゜・

快乐的改素材。

想弄个女装play🌚

[GY] Valentine 权志龙变喵的脑洞/试水



一只以前东永裴捡回来的猫,洗干净前洗干净后都很丑,一只肥猫,白毛,身上有黑白斑,大只的。

权志龙那时候就在场,顺口说了句就叫五十块吧这只丑猫。日日就五十块五十块的叫顺口了。


某一天权志龙突然魂穿了五十块……本身想很快告诉日日自己就是权志龙,跳上电脑桌想开机打字时看到黑屏的电脑印出来五十块的丑脸……

我就算变成猫也是波斯猫那卦的吧!

突然傲娇。


又因为被竹马当作猫对待的感觉老神奇了,虽然是互相信赖的朋友但毕竟是成年男人了,很多私生活都不会说,所以看到竹马毫不设防随心所欲在家的样子也很温馨。


看杂志,BIGBANG的。


日日只介绍了自己和志龙。(不是不喜欢其他人的意思,因为对着一只猫,顺口介绍了一下)


日日:五十块你怎么突然热情起来了……我记得以前你可没这么粘人。


过马路,权志龙看红绿灯,左右看有没有车,东永裴插兜走在后面:“五十块。”

“你是我见过最有礼貌的猫了,过马路还看红绿灯。”


权志龙很担心他竹马会看出来五十块就是他。[汗]



喜欢舔日日手心。


权志龙看着穿着睡衣外面套着浴袍的竹马倒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

果然这个习惯多年还是坚持着呢……

权志龙这样想着,蹲在一边,尾巴懒惰的啪啪拍了两下地。以示嘉奖。


东永裴看了猫一眼,姿势帅气的从倒立恢复成直立的样子,弯着眼睛撩了把头发。浴袍层层叠叠的莫名有小魔仙全身变的气势。

于是权leader又控制不住他的低笑点了,笑得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尾巴啪啪的拍在地上。


晚上

权志龙睡不着,隐隐有些担心自己还变不变的回去,该怎么办才好。

拖着五十块这只不知节制的肥猫肥胖的身躯蹦哒上东永裴的床,看他睡的安稳又做了好梦的样子,夜里躁动不安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管他呢,到时候告诉永裴,永裴总是有办法。最坏不过让永裴养他一辈子,反正他权志龙随便一张黑卡,就能让一只猫坐吃等死三百年了。

权志龙甜蜜又忧伤的想着。把自己盘成一团,尾巴盖在永裴脸上,困意也慢慢涌了上来。


啊~晚安永裴。

好觉。   ♡


重新看了遍running man 永裴欧巴在车子发动时手忙脚乱的找安全带真的好可爱_(´ཀ`」 ∠)_ 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的小细节但我还是注意到了、裸露在外面的小软手也超好看,整条胳膊都好软好可爱……_(´ཀ`」 ∠)_

啊我死了。

年龄差

冷:

一直想写年龄差,于是就有了两个没头没尾的小故事
年上给TY,年下给GY


TY年上

“哥!”

李胜利急着跑进崔胜铉办公室的时候左脚踩了右脚,然后狠狠一绊扑通一声跪在了崔胜铉面前。

一咬牙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扶着腰一边喘着气,“到处都找过了,到处都找不到。”

听到这句话后崔胜铉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沉着嗓子皱着眉头,“再找!”

“是!”

出了办公室李胜利才长出了一口气,这时候突然想起来自己摔的是膝盖,也不知道一直扶着腰干嘛。

门里面崔胜铉已经负面情绪爆表了,恶狠狠的拨下电话,不出意料地听到忙音,然后把手机狠狠的砸在地上,吓得一直站在角落努力降低存在感的小秘书一哆嗦,默默心疼了手机三秒之后又心疼起自己。

这都什么事儿啊。

美好的日子,明媚的早晨,可一大早就碰见了自己上司脸黑的像锅底,气压低的能杀人。

一连搭了两次话都失败了之后只能默默站在一边,一边被老板时不时砸在地上的动静吓得心惊肉跳,一边因为这反常的情绪莫名其妙。还不敢上去问,于是心里就有了一百种猜测。

难道老板今天来姨妈了?

浑身散发着暴戾气息的崔胜铉当然清楚把自己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一个月前下班回家,却意外的在门口看见了住在自己对面的某集团的老板,拖家带口的,三个人把他的门堵了。

崔胜铉以为他是来谈生意的,于是换了一副官腔上去寒暄了两句,伸出了手。

没想到那老板直接抓起身边那个戴着个鸭舌帽矮了自己一截的男孩的手塞进自己手里了。

“崔总啊,这是我儿子东永裴,我和我太太想去夏威夷度假,这小子马上要考试了带着他不好,能不能麻烦你照顾他几天。啊对了,上次那个合同我们已经决定了…”

他后面说什么根本没进崔胜铉的脑子,他捏了捏手里那只明显比自己小的手,看着眼前这个小孩儿抬起头,鸭舌帽下面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于是崔胜铉得出两个结论。

选择邻居很重要。

还有就是,这小孩儿的手肉肉的。


于是本月关于崔胜铉最爆炸的新闻分别是,崔宅有个小孩儿入住了还有崔大老板开始按点儿吃饭了。

那可不,他不吃人家孩子也得吃,从早餐到晚餐一顿不少还坚决不许他吃夜宵,跟他说,吃夜宵,胖的快,老的快。

崔胜铉表示很服气,一个破小孩儿彻底纠正了自己的生活作息。

同时服气的是,这破小孩儿的爸妈,把他一撇给自己就是一个月,这架势明显是把自己当免费保姆了。

然而就在崔胜铉产生他要一辈子带着这个小孩儿的念头的时候,从美国夏威夷接到了跨洋过海的问候,东永裴的父母说,他们已经计划回来了。

就是在接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的一天,崔胜铉口中的破小孩儿,和他闹起了失踪——

整整一夜都没回家。

学校,图书馆,体育场…

他曾经出没过的地方都被崔胜铉翻了个遍,可仍旧找不到人。

急火攻心,办公桌上的东西被他砸了个遍,电话忙音一次就砸一样,到最后连手机都砸了。

就在这时候办公桌上的接线电话响了起来,铃声尖锐突兀,吓了站的远远的小秘书一跳也吓了崔胜铉一跳。

刚拿起电话,李胜利的声音就迫不及待的从那头传了过来。
“哥,找到永裴了!”


等崔胜铉赶回家的时候,李胜利也带着东永裴站在了家门口。

东小孩的帽子压的低低的,手插在口袋,一看见他,崔胜铉的火气就蹭蹭往上冒。

和胜利道了谢之后拽着东永裴就进了门。

“昨天晚上去哪了?”

“去同学家了。”

东永裴声音闷闷的,不抬头都知道崔胜铉正在用怎样的目光看自己。

“不知道给我打个电话?”

“手机落学校了。”

“同学家没有电话?”

“记不住你的号码。”

东永裴一偏头,留给崔胜铉一个垮着的嘴角和一段线条漂亮侧颈。

“你…”

看着崔胜铉吃瘪的样子东永裴心里突然有些痛快。

他倒是没说谎,只是没告诉他自己夜不归宿多多少少也有赌气的成分,因为崔胜铉那天那句终于可以把你送走了的感叹。

只是痛快的感觉还没持续多久就觉得肩膀一沉,脚下一个踉跄后背就撞上了坚实的墙面,崔胜铉一手撑着墙,身子和他压的极近,自己的帽檐都快要戳到他脸上了。

愣了好半天东永裴才反应过来——

自己这是被壁咚了?

“你知不知道我昨天等了你一晚上。”

姿势和台词都和言情小说里的一模一样,还包括东永裴真的就加速起来的心跳。

“你这样不听话让大人很担心你,知道吗。”

煞风景。

东永裴一把就推开了他。

“你有比我大很多吗,十岁撑死了吧。”

东永裴讨厌他总是一副大人嘴脸的说教。

“大一岁也是长辈,十岁都能产生代沟了。”

东永裴皱着鼻子,一脸的鄙夷。

崔胜铉又把他拽过来,扔掉他的帽子又捏了捏他的脸,“在你爸妈回来前别再给我惹事儿了,真是看我不够忙。”

话一出口崔胜铉自己心里也不对味儿了,这一股子怨气是哪来的。

东永裴拍掉他的手不说话,两个人对着沉默了不知道多久,最后还是东永裴先开了口。

“我去上楼收拾东西。”说着蹲下身捡起自己的帽子转身就要走。

“你现在着急收拾什么。”崔胜铉赶紧上去拉住他。

“你不是天天盼着我走。”好端端一句话,被东永裴带着鼻音的小嗓音一说竟满满都是委屈的味道,听的人怪心疼。

“我什么时候盼着你走了。”

“你那天接完电话就是这么说的。”

崔胜铉突然就开窍了——

合着这小子是因为那句玩笑话闹别扭,莫非他,还不想走?

这个认知让崔胜铉心里乐的开了花,一边叹着小孩儿就是小孩儿,脾气闹的没头没脑的,一边美滋滋的意识到这小孩儿潜意识里原来是不想离开自己。

于是崔胜铉心里那点因为小孩夜不归宿的火气彻底没了。

“今天晚上带你去吃烤肉好不好?”

“不好。”东永裴又把头一偏,一副不好哄的样子,不过不要紧,崔大老板现在心情好得很,有的是耐心哄他。

“你最想看的那部电影上映了,找时间一起去?”

“你自己去。”

“我找人搞到了两张你最喜欢乐队的演出门票,我陪你一起去看?”

“不要你陪。”

“那我和别人去了。”

“你去啊。”

崔胜铉被他气的想吐血,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问题出在哪了,于是重新把话组织了一遍,“永裴,我想和你一起去。”然后想了想又补上了一句,“我只想和你去。”

显然的吃软不吃硬,东永裴竟然被他两句话弄得手足无措起来,表面上强装着镇定,可红透了的耳根却将他彻彻底底地出卖给了崔胜铉。

于是崔胜铉趁热打铁。

“我想你留下,把你留在身边,你愿意吗?”崔胜铉看着东永裴。

东永裴这时候心跳乱的已经没了拍子,慌慌张张的,心里又惊又喜,“那…我爸妈…”

“他们那边我去沟通,我现在在问你,东永裴,你愿意留下吗?”

看着崔胜铉的眼睛,被他眼里的热切逼得退无可退,东永裴红着一张脸,点了点头。

崔胜铉不可思议的发现自认为情场上身经百战,已经处变不惊的自己这一刻心跳也快的不自然,真是,被这小孩儿整魔障了。

“那你刚才说的,还做数么?”东永裴突然抬起头问。

“刚才?刚才说的什么?”

“烤肉,还有电影和演唱会。”

“做数。”崔胜铉笑了,“现在就走。”

上手就搂住了小孩儿的腰,于是崔胜铉又得出了两个结论。

小孩儿就是小孩儿。

还有就是,这小孩儿的腰手感真不错。



GY年下

东永裴狠狠闭了闭眼睛,下身的不适感一阵阵传来,每动一下都感觉有黏浊从不可言说的那处流出来,黏黏腻腻的感觉让东永裴很不舒服。

床头开着一盏台灯,暖色的灯光直直刺进眼里,于是东永裴抬起手挡住眼睛,深深叹了一口气。

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

他自认为这十年来自己尽心尽力的照顾权志龙,当爹又当妈,把一切都给了他就差没掏心掏肺了,到底是什么时候就把他养歪了呢。

从前那个冲着自己傻笑,雷雨天躲在自己怀里发抖,为了一根冰棍和自己撒半天娇的印象中那个一直就单纯无害的小孩儿,刚才把自己压在身下,极力的占有和索取,身上深深浅浅印满了他给的印记。

十年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自己竟然养了个狼崽子。

东永裴叹了口气,想翻身下床,只是刚动了动,就引的缠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紧了紧。

“去哪?”

权志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那人听到自己声音后明显有些僵的表情。

“难受?”

没听见人说话,权志龙松开搂着他的手撑起身子,伸手探上他的额头。

那一脸的关切让东永裴心里更乱了,下意识抬手挡掉了权志龙的手。

“我没事。”

权志龙看着他,突然就叹了口气,重现躺下去再一点点贴近东永裴,嘴唇贴着他耳根,“永裴…”

这个称呼让东永裴战栗,他更加清楚的意识到权志龙不再是十年前自己收留他那时候的那个小孩儿了,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单纯如以前了——

从自己被权志龙压在床上撕掉衣服的那一刻起就不是了。

而更可怕的是,他只是凭借着残存的理智维护着底线,拒绝着权志龙,可显然那些理智尚存不多了,不可否认刚才他竟也感受到了一丝欢愉。

真是太罪恶了。

东永裴狠狠皱了皱眉。

权志龙同样也皱起了眉。

“跟我说话,”权志龙的嘴唇触碰东永裴的耳廓,热气全都呵在他耳边,“永裴,跟我说话。”

和小时候一样,权志龙最怕东永裴的沉默,每次自己只要做错了什么,造成了什么不堪的后果,东永裴就会对着他沉默。那时候权志龙很害怕东永裴一辈子都不想再开口跟自己讲话了,于是就变着方的哄他。

所以现在他一样以为自己生气了吧。

东永裴这么想着,开口叫了权志龙的名字。

“志龙,”他说,嗓子嘶哑的不成样子,“我…”

可权志龙打断了他,“我的一切都是你给的。”

十年前,东永裴遇见了权志龙,那天下雨,权志龙缩在街角像一只落魄的小猫,浑身上下都湿透了,止不住的发抖,可那对眼睛却是被雨水洗的发亮,看的东永裴心头一颤。

东永裴是相信缘分的。

他想这个孩子或许是上天安排给自己的,所以不论多困难,他都得带着他。

“可是,”东永裴刚开了口就咬住了嘴唇,把想说的又回脑子过了一遍,这才缓缓开口,“我一直就…想要很好的照顾你,想要你将来能够幸福,我…我就像哥哥一样…”

“永裴,”权志龙有些不耐烦,“你照顾我的够多了,我现在也很幸福。”

“这不一样,”东永裴摇了摇头,他还在试图开导权志龙,就像权志龙小时候每次做错事一样开导他,“你仔细想想,你是不是误解了你对我的感情,你只是没有遇到一个合适的对象,让你宣泄这种感情,才会误以为…”

“我没有,”权志龙斩钉截铁,“我没有。”他又说了一遍。

“嘘,志龙,别急着说话。”东永裴轻轻合上眼睛,在心底叹了口气。

他轻易的原谅了权志龙,还试图为他开脱,就像他小时候犯错一样,这次也不例外,反正不论什么错误,东永裴到最后都会原谅权志龙。

可这次错的是他东永裴。

权志龙再清楚不过他现在做的代表什么了。

什么样的结果都不是一步造成的,只有权志龙清楚自己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走到一切都覆水难收。

害怕雷雨,只是为了让东永裴抱着他,闹着想吃冰棍,也只是为了看东永裴妥协自己的样子。

有年夏天的一个雷雨夜,权志龙本身就被吵得睡不安稳,突然一道惊雷,彻底散了他的睡意,捂着发痛的脑袋想坐起来,却明显感到自己身边人的不对劲——

他在发抖,狠狠的发抖。

一开始权志龙不知道东永裴在发噩梦,只是以为他冷,就把自己身上的被子都分给他,结果发现他还是抖个不停,于是权志龙狠狠的搂住了东永裴,他印象里最暖的,就是东永裴抱着他的时候,所以现在他想他抱着他,就不冷了。

权志龙单薄的胸口贴着东永裴的,心跳一下下交融在一起,渐渐的,东永裴颤抖的身子真的平静了下去,那一刻权志龙觉得,仿佛东永裴才是那个需要照顾的小孩儿,睡着还不安稳的皱着眉,喉间发出呜咽的声音,像极了受了伤的小动物。

权志龙伸手扶平他皱起的眉峰,手背擦掉额头上渗出来的细汗,突然发现东永裴半张的嘴唇干涩的厉害,呼出来的气都是滚烫的。

于是权志龙鬼使神差的伸出自己的舌尖舔了舔东永裴的嘴唇。

然后突然像做了错事一样把头埋进东永裴胸口,大口呼吸着,心跳疯狂加速。

他倒是忘记了,其实用不着藏,黑灯瞎火,也没人看得见他红透的脸。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权志龙埋藏在心底,他还无法命名的感情就破土而出了。


“永裴,”权志龙翻到东永裴上面,手撑在他耳侧,“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知道我想要什么。”

东永裴抬起眼睛对上权志龙的视线,那对眼睛亮的让东永裴想起了初见他的时候,只是现在他没办法忽视那目光里的热切。

东永裴突然就笑了。

他能拿他怎么办呢。

最后的最后,他总是会原谅他。

又何必计较到底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呢。




到这儿就。
没了。
所以真的是没头没尾。

今天刷B站的感想lalalllaalla 


1.  MADE的电影里塔和贝讨论地名,东贝贝莫名执着XD,塔抱怨说“你是AB型血的不是B型的吧”。配小表情就很可爱哈哈哈哈XD


2.  竹马拜托了冰箱里东某人问一位厨师 你是不是B型血啊?

厨师一脸懵逼,

龙替贝向他解释:wuli 组合有个哥是B型血的,你和他很像。


竹马心有灵犀真实发糖啊(⁎⁍̴̛ᴗ⁍̴̛⁎)还有BB真的执着血型啊哈哈哈哈😂


3.  闵孝琳真的帅啊…阳光姐妹淘里抽烟走出来那段A爆、听说她性格还很棒。

(低落。

看评论大家都很喜欢闵小姐呢

还有个评论说“这就是我们家猪拱的大白菜”,虽然心情低落还是笑出声:)


4.  太阳的婚礼GD xi哭了,CL安慰他。那段视屏就看到东日日在台上和闵小姐跳华尔滋、笑的超开心,款鸡涌在台下抹眼泪。


5.  他们都是我死也得不到的男人。(´;ω;`)


6.  重温了BB一个在日本的综艺。关于胜利的问题MC问 如果胜利xi不当歌手会去干嘛。

那个综艺我在胜利没出事前就看过,现在多了几条弹幕在上面说 “会去拉皮条” “做 如何拉皮条 的讲师” 

心里蛮难过的。(´;ω;`)


讽刺的是下一个问题问胜利的梦想,他说他想成为扛起BIGBANG大旗的人。大致是这样的回答。

我…日。


7.  很有一种大戏已落幕的感觉。



8.  有一个竹马的剪辑control 特别好看,还有GDxi 的一个剪辑young and beautiful.

还是竹马竹马w


是以前写的笔记、其实还有很多,只挑了字迹比较清楚的发出来。



混乱发言

根据评论决定剧情走向的文实在是太棒了!


我也想写但是没人给我评论啊

【骚】|BIGBANG|主竹马

突然有的脑洞,都很……很R18吧




如果有题目的话一定是【骚】🌚




1




东永裴:“权志龙你别发骚,滚一边去。”


超嫌弃的。








2




雨下的淅淅沥沥的,十一月份的凉意微露,东永裴披着大衣,左手拎着一把黑色长伞。


他站在独栋的花园里,哗的一下打开雨伞,回头对权志龙示意。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啦。”




权志龙穿着蓝灰色的高领卫衣,头发有些翘。他懒散的靠在门框上,懒洋洋的眯着眼睛抬手挥了挥。




再见。








3




东永裴参加过一档综艺,里面有让他在孔明灯上写新年愿望。孔明灯很大,他用黑色记号笔的粗头写下了几个大大的让摄像机拍到的愿望,留了个小角落用细头郑重的写下了摄像机拍不到的小秘密。




放飞的时候大大的充满气的孔明灯就环绕着红光摇摇晃晃的向天空飞去,虔诚的基督教徒做了个祈祷的手势,双手合十。


2018我爱的人都要幸福。






节目播出后某一天晚上。权志龙一下一下的顺着东永裴刚吹干的毛,对着手机笑得牙不见眼。


“永裴你有给我许愿吗?”


二月的冬天暮雪纷纷,落地窗厚重的窗帘半掩,卧室里开着充足的暖气,壁灯的暖光撒在一看就很软很舒服的白毛地毯上。


权志龙半靠在床头,东永裴趴在他腿上,像猫一样享受的接受了某人的顺毛服务,超级舒服的把自己埋在散发着干净气息的被子里。


“什么?”


听他这样问东永裴翻身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拉下权志龙拿手机的那只手。


“哦这个综艺啊。我给你许了愿的。”东永裴仰着头看他,被子下的长腿无意识的蹭了蹭权志龙的。


从上往下看的视角很奇妙,权志龙忍不住伸手挠了挠竹马的下巴,有点心痒。


他问:“你给我许了什么愿啊?”


“……忘了。”东永裴停顿了一下一巴掌挥开权志龙的手。


“啊欸?再想想嘛永裴?”这么说着的时候权志龙关了壁灯,把手机随手扔在地毯上。




房间里都是暖呼呼的暗淡夜色。




“……”


“永裴?”


“嗯……那我再想想哦……”东永裴迷糊的眯着眼,从背后抱住权志龙,腿搭在他身上。


“……永裴?”


“嗯…………?”


黑暗中权志龙听他迷迷糊糊去会周公的尾音觉得好笑。窗外飘着雪,宽敞空旷的房间里一片黑,他就看着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也迷迷糊糊的陷入沉睡。




“喂。”


睡着前他轻声叫身后那家伙。




“我喜欢你啊……”




暮雪纷纷的,那只孔明灯摇摇晃晃的飘着,会不会叹气呢。东永裴也喜欢权志龙啊,嘘,这是小咪咪,哦不这叫小秘密。








4


互相打趣




东永裴:啧啧啧权志龙你好骚啊。




权志龙:混蛋你也是。








5


在化妆间里吵架




东永裴:算了我不想和你吵。




权志龙:啧!我也不想和你吵!




东永裴:……狗儿子。




权志龙:……我他妈是谁狗儿子!呸!




东永裴:我的狗儿子!不好意思我家狗儿子又不听话了!




权志龙:放屁吧你是我儿子还差不多!




东永裴:吧啦吧吧啦吧啦blablalbalabx!!




权志龙:吧啦吧啦吧啦blacaobla!!!




工作人员集体苦笑:说好的不和你吵呢两位……






6




权志龙:“东永裴你滚一边去发骚,I’m busy “


这位也很嫌弃啊。






7


李胜利弱弱的打断两位哥哥的对话:“哥咱能不用发骚这个词来嫌弃对方嘛…?”




东永裴露出太阳般温暖的笑容:“放心不会用来形容你的啦。”




权志龙点头对竹马的话表示认可:“你这叫天然骚。”








8


崔胜铉找不到熊猫了。姜大声表示自己或许可以帮他。


BIG BANG的高音担当站在YG大厦顶楼大喊。




“天然骚——出来————!!”




天然骚,哦不李胜利在厕所呜呜的哭泣,心中咒骂了权志龙一万遍。




权志龙,你才骚。








9


录制run,big bang scout的时候五只开心的去了,想要开心的聊天。




吃午饭时。




权志龙:“我们聊会儿天吧。”




东永裴:“其实我很想知道胜利为什么对手机笑的那么开心🌝”




正往嘴里送果干的崔胜铉:“……女朋友?”




姜大声:“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胜利是不是呀~“




沉迷手机的李胜利顺口反驳:”才没有!是……是一个男的朋友。“




东永裴纯良脸:“男朋友。”




权小队笑趴:“胜利啊有点癖好是正常的。”




东某人与竹马一唱一和:“是啊,哥哥们也不是不接受。”




李胜利从手机中抬头,李式懵逼:……什么什么?




鬼神喝着酒:“有男朋友带给我们看看。”




姜大声欲言又止:“胜利啊……那个……小心艾滋…………”




权志龙日记


原来大声才是最骚的啊。












10




李胜利一杯杯的灌着酒,举着高脚杯躺在酒吧的皮沙发上哭到打嗝。


“哥…我,李胜利,遇到了一些挫折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10


权志龙做春梦了。梦里是下午学校的走廊,东永裴乖巧的穿着高中校服,外套里的领子整整齐齐的。


(待续











xx社新闻报道[一发完]

报道:


BIG BANG组合成员G-DRAGON在41岁时宣布已婚,和一位圈外、比他小三岁的女孩。

发布消息后G-DRAGON在SNS上回应了记者的一些问题。


xxxibgdrgn:

婚礼在济州岛的小教堂里举行…只邀请了几位非常亲近的朋友。比起记者更愿意接受当地居民的祝福。是在济州岛非常靠海的角落,一个空气中都带着盐味的地方(仔细闻的话)。虽然说过三十岁后回去加州生活的话,现在想想这里也非常不错。

关于我太太、她是一位画家,脸上有可爱的雀斑,喜欢开怀大笑。我们在三年前认识。她身上带着少女的情怀,纯真并对生活充满期待。

而之所以决定结婚,是因为三十九岁时在酒吧里喝醉,迷迷糊糊的打永裴的电话(以往喝醉总是叫永裴带我回来),对方却显示关机。隔天早上在昨晚喝酒的那个包间里醒来,头痛得像要炸开。永裴发短信问:志龙啊怎么了?昨天在和孝琳约会,手机关机了。

就是那时候我突然想,是时候找个姑娘了。


从G-DRAGON的SNS上我们可以窥见他对如今的生活满意。或许对他这样的巨星来说,宁静平稳的生活才是他所向往的。如今BIG BANG的五位分别是GD、TAEYANG、胜利、大声和T.O.P都已告别单身,也不常在舞台上活动。但是BIG BANG当年所达到的成就和其惊人的影响力,都是世界歌坛再难复制的传奇。


《及膝白衬衣 chapter.7


犹记得n年前的竹马曾有一段往事.


在那个权大总攻还直的像一根电线杆一样的少年时候,也是有纯情过的.

传说中是在主持某次班会前,攥着演讲稿匆忙上台的权某人突然被一个声音喊住。心想着谁啊那么多事一脸不耐烦的款鸡涌一回头,就看见一位长相甜美的小姐姐歪着头,指着他的鞋子说,同学,你的鞋带散了。

从权某人微低头的角度刚好看到女生扑闪着的长睫毛,于是——


权同学对一个只和他说过一句话的小姐姐一见钟情了.


唉,少年和少女之间美好的感情呐。

n年后餍足的舔着东主唱脖子的权leader感慨到.

.


借着各种"函数好难学霸姐姐教教我"和身为学生会会长动不动就找人去小树林里开个会等借口,虽然年纪不大,但胜在长的好看并且很会撩的权某人终于排除万难获得芳心,在一个樱花纷飞的四月晴空下,

告白

成功了.


However(然而)

故事还没有结束。

.

在甜甜蜜蜜的度过一段热恋期后,女生的父母知道了这件事。

年少的权志龙正噼里啪啦的给女朋友发短信,说一些没什么营养但是女生都很爱听的话。

比如"宝贝么么哒,今天吃了一颗奶糖,给你尝一尝"之流的东西。

结果发到一半就接到了女朋友的电话,兴致勃勃的接起正准备来个MUMA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出来。


“…权志龙是吗,我是真儿的父亲…………”


.

权同学失恋了.

因为受到了女方父母的反对

和来自学校的处分。

正拖着这段时间谜之很亲近的死党东永裴同学在酒吧买醉。


“看吧

我就说嘛,早恋是不好的。”

东•三好学生•永裴望着身旁一口一口灌着酒的权志龙絮絮叨叨。

“我们作为未来国家的栋梁,在这个关键的时期,应该拒绝所有诱惑,认真学习……”


显然不是刚失恋了的少年想听的话嘛.

权志龙自动屏蔽,揽着比自己略矮且逼逼叨叨的东某人的肩,自顾自的灌酒喝。


“……嗝…………真儿…”

还没炼成千杯不醉级别酒量的权志龙很快就喝的醉呼呼的,琥珀色的眸子半掩,唇色绯红的样子。

滴酒不沾的东好学生被他整个人圈在怀里,醉鬼的脑袋在他颈肩处蹭来蹭去的。浓烈的酒气夹杂着某人身上好闻的味道,东永裴内心的小人开始警惕起来.

怎么那么色/情呢…

是他的错觉吗

权志龙这厮不会把他认成那个谁了吧…


果然,

议政府一霸东某人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真儿………为什么…”

爬了五楼的楼梯把喝醉的人架到宿舍,把人甩到床上后东永裴觉得自己的腿真的要费了。

不仅如此某人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他衣服上蹭,黏糊糊的……真的心态爆炸啊…!

喘着粗气盘腿坐在地板上的东某人想着想着,扭过头想狠狠瞪某个醉鬼一眼来表达自己的不满。结果一扭头就看到了权志龙侧着脑袋对自己甜甜的笑的样子。可能是喝醉了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哭惨了,眼角有些红红的,白皙的皮肤却有着绯红的唇色。

"眸子里有整个宇宙"

东永裴懵了懵,想着我这是什么脑回路啊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话,却是泄了气。

算了。

喝醉的人最大。

他这样宽慰着自己站起身来,正准备要走,就被权某人拽住了袖子。

“?”

东宇直一脸懵逼,正准备把袖子抽出来,就一下子被权志龙拽到了床上,拦腰压住。

“唉唉唉——呃…!”

背脊磕到床上一阵生疼,本来就脑子还没转过来受了一万顿惊吓的东永裴看到权志龙凑上来的脸,大脑就直接当机。


嘴唇上被轻咬了一口,东永裴嘶的抽了一口气,条件反射的用手肘猛击权•醉鬼•志龙的胸口。

简直是吓的心肝俱裂啊,他使劲的扭头想说"卧草权志龙你认错人了!"但是权志龙就像是黑化了一样,力气极大,舌尖舔了舔他的虎牙,就开始好无目的的扫荡东永裴的口腔,让他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

“艹!”

这x蛋的权志龙!

权志龙的舌尖还带着酒香,吻被他一点一点的加深,他用半边身子压住身下的人,一条腿蛮横的挤进那人的双腿间。


我艹艹!


虽然说东某人是同学的好榜样妈妈的好宝宝,现在也直觉感觉到权志龙是想做些什么了。

心里的小人已经完全崩溃,东永裴觉得额角开始突突的跳,压在身上的好看的人渡给他唾液,他简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好伐…!

想咬他又不敢咬,东某人试了几次想用力的合上下颚,却又在最后一刻胆战心惊的张开。毕竟,舌头……真的太脆弱了啊。

咬舌自尽什么的,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醉了吧唧的权志龙就是看准了东永裴不敢咬,手上大力的向下扯着他黑色卫衣的领口,吻也细细碎碎的开始向下。胸口被东永裴撞的超级痛,还被那人用膝盖磕。权志龙呲牙咧嘴了一下,感慨当初温柔的真儿呢去哪里了。

舌尖划过耳廓的时候权志龙看着白的透明且缺了一小角的耳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的血红,微微勾了勾唇角,带了点笑意。

只是稍不留意的一走神,放松了一点扣住东永裴手腕的力道,就被神经高度紧绷的某人钻了空子。顺手抄起一个他早上扔在床上的黑胶CD就开始大力的磕某人埋在他颈间的脑袋。

一下

两下

三下

“嘭。”

某大尾巴龙的HP(血量)终于在被东受害者的第四下暴击后告罄,醉酒的眩晕感加倍袭来,倒在他身上昏睡了过去。

.


“啊……”

惊魂未定的东永裴喘着气,就着这个姿势在床上躺了好久。

待剧烈跳动的心脏慢慢平复下来的时候,他才扒开呈八爪鱼状抱着自己的权先生,动作级轻的翻身下床。


已入深夜,天空是混着群青又加了水晕开的墨色.

没有声音的安静的空间,东永裴面朝着窗户,把手放在胸口处。

嘭-嘭-嘭-嘭

心脏快速的,不同平时的律动着。

东永裴眨了眨眼睛.


“吓死爸爸了。”

最终某人心有余悸的感慨.


“我该不会给吓出心脏病了吧.”

东宇直拍了拍小鹿乱撞的位置,担忧的想



——


以前写的


欸,以前怎么写都是像这种的小甜饼,而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写出满是玻璃渣的正剧了(狗头)


果然岁月催人老啊……

(狗头